首页  >  要闻动态  >  要闻

保定废弃资源综合利用服务中心

来源:技术     时间:2022-01-23 05:03

保定废弃资源综合利用服务中心1wifg,娄底器材制造营运部,玉林卫浴营运部,汕尾毛皮服务中心,池州挖掘机服务中心

保定废弃资源综合利用服务中心

最近,中央预算内投资频频“露脸”: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加强中央预算内投资对公共实训基地建设等的支持,国家发展改革委下达京津冀协同发展专项2021年第二批中央预算内投资约18亿元,海南省琼西北供水工程获4亿元中央预算内投资支持……数据显示,2021年中央预算内投资规模为6100亿元,比上年增长100亿元。什么是中央预算内投资?它主要投向了哪些领域?如何进一步加强管理?   中央预算内投资规模持续增加   ——2021年中央预算内投资规模为6100亿元,较2013年增长约40%,主要投向公共领域   平整土地、疏浚沟渠、修建泵站——这段时间,山东省东营市东营区高标准农田建设项目现场,一派热火朝天的景象。项目负责人高彬介绍:“这个项目是中央预算内投资支持的,目前已完成工程量的70%,我们正加快建设进度,争取明年4月竣工。”   今年,中央预算内投资安排220亿元,支持全国建设高标准农田1亿亩。高彬说:“这个项目所在区域原有渠道、桥、涵等基础设施年久失修,田间道路多为土路,高低不平、宽窄不一,给农业机械化作业带来不便。为推进高标准农田建设,我们这次争取到了5000多万元中央预算内投资资金,主要用于地力培肥27750亩、修建泵站5座、疏浚沟渠305.44公里等方面。项目建成后,将新增节水灌溉面积5.3万亩,区域内道路通达率100%,直接受益农户1万余户。”   中央预算内投资是用于固定资产投资的中央财政性建设资金,可进行新建、扩建、改建、技术改造等,安排方式包括直接投资、资本金注入、投资补助、贷款贴息等。作为政府投资的一部分,中央预算内投资历来受关注。   近年来,中央预算内投资规模持续增加。数据显示,2021年中央预算内投资规模为6100亿元,较2013年增长约40%,主要投向社会公益服务、公共基础设施、农业农村、生态环境保护和修复、重大科技进步、社会管理以及符合国家有关规定的其他公共领域。   “今年,贵州省争取到国家发展改革委下达社会领域中央预算内投资38.87亿元,居全国前列。”贵州省发改委相关负责人说,“这笔资金重点支持教育、卫生、养老托育、文化旅游、社会兜底、体育六大领域,涉及公办幼儿园、县级医院、社会足球场等方面346个项目,有利于我省社会领域公共服务补短板、强弱项、提质量。”   日前,国家发展改革委、水利部印发《关于下达相关水利工程2021年中央预算内投资计划的通知》,下达海南省琼西北供水工程中央预算内投资计划4亿元。加上年初下达的国家水网骨干工程专项2021年第一批中央预算内投资计划,2021年共计下达海南省重大水利工程中央预算内投资计划32.7亿元,创历年之最。海南水电集团琼西北项目建管部负责人吴淑锋说:“现在中央预算内投资资金已经到位,这让我们下一步征地、施工都有了资金保障,明年可以全面展开工程施工了。”   引导和带动作用显着   ——中央预算内投资占全国固定资产投资总量1%左右,在相关领域带动了社会资金投入   中央预算内投资持续增加,但与全国固定资产投资总量相比,其规模并不大,占比1%左右。如何把有限的资金用好、用出水平?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研究员白景明表示,随着我国投融资体制改革持续深化,推进要素配置市场化、落实企业投资主体地位取得显着成效,近年来企业投资约占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总额的95%,民间投资占比保持在60%以上。相比企业投资,中央预算内投资主要用于集中力量办国家层面的大事、难事、急事,特别是现阶段市场还不能有效配置资源的领域,以非经营性项目为主。   白景明进一步指出,从方向来看,中央预算内投资聚焦补短板、调结构,强调发挥好在提高基础设施供给能力、优化基础设施供给结构等促进高质量发展中的作用。在此过程中,政府并非唱“独角戏”,中央预算内投资可以充分发挥引导和带动作用,鼓励社会资金投向相关领域,与企业投资形成良性互动。   在今年中央预算内投资方向中,城镇老旧小区改造是重点之一。“我们这个小区年代久,问题比较多。这次改造带来了不小的变化,特别是之前一直困扰我的下水道堵塞、绿化杂乱、停车位不足问题,都得到了很好的解决。”谈起小区基础设施新升级,家住湖南长沙岳麓区的李红雪很满意。   今年以来,长沙市多措并举加强城镇老旧小区改造和配套建设资金保障。2021年,长沙争取中央预算内投资2.64亿元,合计带动老旧小区改造年度投入资金15.72亿元。截至目前,已开工城镇老旧小区改造项目367个,惠及逾5万户居民。长沙市城市人居环境局局长周飞介绍,“十四五”期间,长沙计划投资约144亿元,基本完成全市2000年底前建成的1816个需改造城镇老旧小区改造任务,惠及居民27万户。   好钢用在刀刃上,中央预算内投资“四两拨千斤”的作用在更多领域加快显现。根据国家发展改革委数据,在国家重大科技基础设施方面,今年下达中央预算内投资60亿元,直接带动地方配套投资40亿元,间接带动社会研发投入数百亿元;围绕社会足球场地设施建设,2020年,专门安排中央预算内投资35亿元,比2019年增长233%,带动地方财政性资金、社会资金投入约85亿元;聚焦以工代赈试点示范工作,国家发展改革委今年专门安排5亿元中央预算内投资,撬动地方财政资金、社会资金等4.1亿元……   严格项目和资金规范化管理   ——今年,国家发展改革委已出台超过20份中央预算内投资专项管理办法,涉及生态保护和修复、保障性租赁住房等多个领域   接下来,如何进一步发挥中央预算内投资作用?   近期,一系列政策文件密集发布,对今后一段时期各领域工作作出部署,其中“中央预算内投资”是关键词之一:适应今后一段时期老龄事业发展的资金需求,继续加大中央预算内投资支持力度;继续安排中央预算内投资,保障农村环境整治资金投入;中央预算内投资对重点生态功能区基础设施和基本公共服务设施建设予以倾斜;通过中央预算内投资、企业发行绿色债券等方式,支持厨余垃圾资源化利用和无害化处理,引导社会资本积极参与……   白景明认为,在具体推进过程中,由于中央预算内投资主要投向关乎国计民生的基础设施和公益民生领域,一般投资规模大、协作因素多、建设条件复杂,应不断完善投资管理体制和管理方式,依法理顺管理职责、提升管理能力,严格项目和资金规范化管理,强化投资管理刚性约束。   资金管理方面,今年8月1日起,《中央预算内投资资本金注入项目管理办法》正式施行。至此,直接投资、资本金注入、投资补助、贷款贴息这四种法定中央预算内投资资金安排方式均有了相应的项目管理办法。国家发展改革委相关负责人指出,《办法》弥补了中央预算内投资资本金注入项目管理的制度空白,与此前出台的《中央预算内直接投资项目管理办法》《中央预算内投资补助和贷款贴息项目管理办法》一起,构建了以《政府投资条例》为龙头、以部门规章为配套、以相关规范性文件为支撑的政府投资管理制度体系。   在具体领域,越来越多专项管理办法加快出台。记者梳理发现,仅今年一年,国家发展改革委已出台超过20份中央预算内投资专项管理办法,涉及生态保护和修复、城乡冷链和国家物流枢纽建设、保障性租赁住房、粮食等重要农产品仓储设施、教育强国推进工程(公共实训基地建设方向)等多个领域。   “中央预算内投资要把握‘有所为,有所不为’的边界,进一步处理好与企业投资的关系,坚持为企业投资创造必要的基础设施和外部环境条件。”白景明说,我国发展现阶段投资需求潜力仍然巨大,关键是选准领域和项目。在自身投资过程中,应更突出重点领域,对项目进行科学论证,既保证一定的支出强度,也进一步加快支出进度,提升效能,激发社会投资活力,不断增加有效投资。